当前位置: www.9822.com > 学术园地 > 论文集 >

试论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的互促共进

李长江
 
【提 要】本文就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如何通过优势互补、有序互动及精诚合作、共同促进文物保护事业的发展进行了论述,强调正确处理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关系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关键词】国有博物馆 民间收藏 优势互补 互动合作
【作 者】李长江 玉林市博物馆助理馆员 玉林 537000
 

近年来,随着新修定文物保护法的颁布实施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民间收藏的地位进一步确立,民间收藏活动进一步规范和发展,逐渐由少数人的爱好发展成为许多百姓的一种休闲方式和新的学问时尚。民间收藏的蓬勃兴起,体现了经济社会发展进步的必然趋势。从整个发展态势看,一方面,民间收藏不仅成为国有博物馆之外的一支重要力量,其收藏也成为国有博物馆收藏的有益补充和完善;另一方面,民间收藏在客观上也形成了对国有博物馆的强大竞争压力,使国有博物馆文物征集的渠道越来越窄、成本越来越高、困难越来越大。为此,顺应收藏形势发展的新变化,正确处理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的关系,通过两者的优势互补、互动合作,实现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的互促共进、互利共赢,是一个值得认真探讨和着力解决的问题。

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在学问遗产保护中有着各自的优势,这些优势是双方互动合作的基础。国有博物馆掌握着较为全面的地方文献资料和与地方历史密切相关的藏品资源,具有丰富文博实践经验的人才队伍,一定的展览场地、设施以及自上而下的专业技术保护体系等方面的优势。国有博物馆的藏品是经过严格的文物鉴定体系鉴定后才成为正式藏品的,对收藏爱好者有着很好的借鉴和引导作用。国有博物馆的文博专业技术人才对各自钻研的领域都有着较为系统科学的研究,可为收藏爱好者提供文物鉴赏等帮助。国有博物馆具有收藏、研究、陈列的多种功能,是保护藏品与使用藏品相统一的最好场所,是民间收藏爱好者展示其藏品的绝佳平台。国有博物馆有着专业的文物保护科学技术,对民间藏品的保护有着积极的引导作用。而民间收藏则有着文物资源丰富、收藏的品种类别众多、收藏渠道范围广泛、收藏方式方法灵活、经济实力雄厚、更为商业化的运作手段等优势。国有博物馆收藏设施条件好,技术力量强,安全有保障,对文物的保管、研究、展览、交流起到一定的主导作用。而民间收藏发展迅速,充满活力,是国藏文物的自然储备库。面对大量有价值的文物,国家财政有时拿不出大笔资金来征集收购,这时就需要民藏力量的介入。因此,将国家收藏与民间收藏结合起来,相辅相成,互促共进,是值得探索的保护文物的途径。国有博物馆需要民间收藏提供好的藏品来发展国有博物馆事业,而民间收藏在收藏过程中,也需要借鉴国有博物馆那些经科学鉴定的藏品来引导自己的收藏。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最基本的共同点就是收藏保护藏品,藏品是博物馆存在的首要基础。目前,在我国国有博物馆中,其藏品来源基本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属于国家所有的藏品,如出土文物和政府拨款征购的文物;二是由一些民间收藏者捐献给博物馆的藏品。如收藏文物百万件的上海博物馆,有10%的上等级文物藏品是800余位收藏家捐献的,数量多达11万余件。上海博物馆一位负责人曾说过:没有民间收藏,就没有今天的上海博物馆!深圳市博物馆建成后,国内许多著名的文物收藏家及其后人,便将不少家藏珍品无偿地捐给了博物馆。在众多的民间收藏家中,张伯驹先生可以说是把私人藏品捐献给国家的突出代表。事实证明,民间收藏家的捐赠成为了许多国有博物馆藏品的重要来源,对保护民族优秀学问遗产作出了重大贡献。因此,博物馆的收藏与民间收藏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当今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民间收藏界往往能掌握许多国有博物馆掌握不了的信息,对于不少民间古董市场、民间古董信息、民间收藏走向等方面信息,民间收藏界往往比国有博物馆嗅觉更灵、知道更快,收购能力也比国有博物馆强,出手也比博物馆快,这是民间收藏的一个很大优势。这种优势不仅可以弥补国有博物馆的缺陷,更重要的是对散落在民间的学问遗产进行搜集整理保护,一定程度上承担了学问延续的责任。同时,民间收藏的灵活性、执著性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国有博物馆所难以比拟的,它可以填补国有博物馆的收藏空当。如传统家具、观赏石、徽章、票证、打火机、算盘、邮票、纪念币等都成为民间收藏的新热点。这种大众的丰富的收藏学问,是国有博物馆难以贡献给社会的。所以国有博物馆要加强与民间收藏的联系,让民间收藏成为国家文物收藏的重要补充及国家文物收藏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毕竟,“藏宝于民”历来是保护学问遗产的一种有效途径。事实上,单靠国家的财力,国有博物馆要征集所有文物、保管和保护所有的文物是不可能的,通过民间收藏,既可节省国家资金投入,又可扩大保护范围,这对大家做好文物的保护工作是有利的。以玉林博物馆为例,目前,文物征集囿于经费短缺和渠道狭窄,某些文物的门类和品种还是个空白,如古典家具,而玉林的民间收藏却非常丰富。2006年5月故宫博物院胡德生研究员来玉林调研时,曾对玉林民间收藏的格木家具作了一番很高的评价:明代广式家具以广西为代表,广西明式家具以玉林为代表。可见玉林民间收藏的古典家具已经填补了博物馆收藏的空白,并形成了玉林收藏的一大特色,在广西乃至全国都有一定的影响力。由此可言,民间收藏已经成为国有博物馆的重要补充。

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的互动合作,需要特别注意两个问题:首先,民间收藏要在国有博物馆的引导下开展,规范自己的收藏行为。从现实情况看,民间收藏虽日益兴盛,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也不容忽视,比如,私下盲目收藏,致使赝品充斥;缺乏有公信力的收藏鉴定咨询机构,欺诈活动屡屡发生;导致文物资源快速消耗,价格飞涨;诱发文物盗挖、走私犯罪活动,等等。因此,民间收藏十分有必要在国有博物馆的引导下规范自己的收藏行为。如,加强文物法律法规的学习,知法、懂法、守法地进行收藏活动,避免因收藏而引起的无谓的官司;接受专业上的正确引导,培养正确的收藏理念和良好的法律意识,避免收藏的盲目性、非理性;加强藏品鉴定队伍建设,确保经营有序、相互监督、自我制约,营造一个良好、诚信的文物艺术品市场氛围。其次,民间收藏要密切与国有博物馆的联系,多观摩和借鉴国有博物馆的藏品,以提高辨伪识真的能力。国有博物馆已形成了一套科学严谨的文物鉴定体系,其收藏的藏品无论是出土、征购或捐献所得,在确定其成为博物馆藏品前,都要经过严格的鉴定,一旦成为藏品,其“文物身份”也就伴随终身了。因此,对那些初涉收藏领域的爱好者来说,要少收假古董,经常到国有博物馆参观和对比,是收藏入门的一个重要途径。需要指出的是,在当今的古董鉴赏书籍中,不乏质量低下、人云亦云的劣作,社会上一些号称某某方面的鉴定专家,也多半是滥竽充数之辈,就算你参阅的是高质量高水平的书籍,聆听的是真专家真学者之言,如果忽视理论与实践的紧密结合,仅仅据此便一头扎进收藏的浩瀚海洋中,那是注定要呛得不轻的。收藏活动是一门要求观察实物能力很强的学科,重实物观察是收藏活动的显著特征。“百闻不如一见”,这是收藏者必须树立的一个起码的收藏观念,只有通过对大量实物的反复观摩、反复对比,才能逐渐“悟道”,获得真知,迈入正途。然而就是有那么一些收藏者,陷入了“照本宣科”和“按图索骥”的泥坑。早两年一位来自玉林市某县的收藏爱好者,就曾携带一批“古董”到博物馆,要求为其鉴定,在他挑选所谓较好的几件古董中,经鉴定结果全是假的。当时大家问他:“有没有到博物馆看看,与你所收藏的相关文物作过比较?”他说:“一次都没去过。”问:“为什么不去?”他说:“去博物馆也看不懂,就干脆不去了。”问:“不懂,怎么搞收藏呢?”他说:“从收藏书上对照,再请教一下‘行家’看看,差不多就买下来了”。这段对话,很能反映出目前民间收藏的盲目与混乱。当然,在民间收藏队伍中,不乏眼光准、水平高的行家里手,但自以为是乃至“走火入魔”者也大有人在。须知,收藏历来是一项学识与经验不可或缺的活动,尤其是在赝品泛滥、造假水平越来越高的今天,任何故步自封、自以为是的行为,都有可能导致在收藏过程中“触雷”或“阴沟翻船”,从而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和心理创伤。

国藏似江河,民藏如涓溪,断溪水就如同断了江河之源,这个说法较形象地反映了国藏与民藏的关系。国藏与民藏的有序互动,一直以来都是文博界、收藏界积极倡导的。而国有博物馆就是国藏的主力军,是国藏的“代言人”。国有博物馆应与民间收藏结成同盟军,形成互动合作、共同发展的良好格局。两者的互动与合作应该是真诚平等的,没有上下之分,尊卑之别,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逐步深入,达到互利共赢。国有博物馆应主动与民间收藏界联系,将博物馆业务工作与民间收藏界的各类活动结合起来,形成“国藏”与“民藏”互动。可以学习国际博物馆管理先进经验,让社会力量特别是民间收藏者直接参与博物馆事业建设;可以由国有博物馆牵头,由收藏者共同出资建立民间博物馆群;可以利用国有文博单位的人才资源和设备的优势,举办专业常识专题讲座和文物鉴赏,通过教育培训的互动,提高收藏者的专业素养和鉴赏水平。在博物馆文物征集经费普遍不足、难以广泛大量征集文物的情况下,与民间收藏家展开互动,使民间藏品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并以此为载体向广大观众宣传文物常识、展示学问遗产,不失为一种在现有条件下拓展博物馆业务的有效方式。每年“5·18国际博物馆日”及“学问遗产日”的宣传活动就是个很好的契机,国有博物馆应主动积极邀请并组织民间收藏组织及个人参与到其中来,形成一个全社会共同参与的局面。近年来,玉林市博物馆在与民间收藏互动合作方面作了一些探索与尝试,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如2004年“5·18国际博物馆日”期间,玉林的民间收藏界就组织举办了第一届玉林民间收藏精品展,玉林博物馆全程进行业务引导,展览期间场面异常火暴,吸引了许多市民包括周边地市的收藏爱好者前来观展,形成了较大的社会影响力。同时民间收藏界也为博物馆开展新文物保护法宣传活动提供了赞助,使得整个“5·18国际博物馆日”期间的宣传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异彩纷呈。2004年和2006年大家还分别邀请了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南京博物院研究员、中国著名古瓷器鉴定专家张浦生教授和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中国著名古家具鉴定专家胡德生教授到玉林举办专题学术讲座,并对玉林博物馆和民间收藏家的部分藏品进行鉴赏,通过这样的互动,民间收藏爱好者在权威专家的引导下对国有博物馆的藏品有了更直观的了解和认知,对于他们的收藏有着很好的借鉴引导作用。而玉林博物馆也掌握了不少本地民间收藏的文物资源,为以后更好地与本地民间收藏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些都是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成功互动的很好例子。

国有博物馆在与民间收藏良好互动的基础上更应开展进一步的合作,互相支撑,互相促进,共同发展。其合作方式是多样化的,如成立相应的民间收藏组织、成立鉴定咨询机构、联合出版收藏的专业刊物、共同举办学术和藏品交流活动、加强专业人员培训、对藏品进行科学保护等。国有博物馆可以通过联系引导民间收藏爱好者成立收藏家协会组织,制定行业的职业道德准则和行为规范,加强行业管理和行业自律,加强会员的遵规守法教育培训,提高民间收藏活动的品位,扩大协会的影响,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使其真正成为沟通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者联系的桥梁和纽带。同时国有博物馆要加强对收藏家协会的联系和引导,把民间收藏活动逐步引上健康规范的轨道。可设立为民间收藏服务的鉴定咨询服务窗口或中介机构,尽可能地为民间收藏爱好者提供经常性的鉴定咨询服务,主动把民间收藏纳入到博物馆的管理和服务范围;可通过办好一份文物刊物,向广大收藏爱好者提供各种收藏信息,传播收藏常识,探讨会员藏品的研究成果,提高会员的鉴赏水平;国有博物馆要大力加强文物政策法规宣传,重视对收藏者开展文物常识的普及教育,让民间收藏者对私人收藏文物的权利和义务有更深入的了解,熟悉收藏的基本常识和法规常识,避免在收藏活动中出现有悖政策法规的问题;国有博物馆还要加强对民间收藏文物的科技保护引导工作。目前多数民间文物收藏品处于一种原始的保护状态,国有博物馆要组织科技保护力量,为民间文物收藏品的保管、修复和技术保护提供服务。此外,由于多数的个人收藏都不具备对外公开展示的条件,文物到了个人手里后,也往往意味着沉下去了,社会公众很难分享到其本身的价值,所以只有国有博物馆才是充分展示文物价值的理想场所。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可通过联合办展或寄展的形式把好东西展现出来,通过博物馆这个展示平台,让更多的收藏爱好者,更多的专家、学者和观众,有一个共同交流、借鉴、切磋、学习的机会,让民间的藏品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原有的价值。如2004年东盟博览会期间,玉林博物馆联合玉林市收藏家协会在www.9822.com举办了明清格木家具展,这是玉林收藏首次走出去在省级博物馆展出并获得了圆满成功,国有博物馆借助民间收藏的力量,办成了国有博物馆在资源和资金都非常紧缺的情况下难以完成的事,而民间收藏则借助了国有博物馆这个平台,提升了他们自身收藏品的价值与品位,可谓一举两得、互利共赢。

中国文物是中华民族历史悠久、学问灿烂的重要物证,它凝聚着大家祖先杰出的智慧和生生不息的创造力,是民族精神的形象载体。以文物为代表的学问遗产,寄托着深厚的民族情怀,表现出强烈的民族意识,不管是国家还是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去保护它、珍惜它,使之代代相传、永续利用。相信通过国有博物馆与民间收藏的良性互动、互促共进,我国的文物保护事业一定能够在原有基础上不断获得新发展,谱写新篇章。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